澳门金沙国际

2018年11月08日 09:49   来源:光明网-《光明日报》

  【弘扬伟大民族精神 奋斗创造美好生活】

  光明日报记者 颜维琦 光明日报通讯员 黎子承

  “青年如初春,如朝日,如百卉之萌动,如利刃之新发于硎,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。青年之于社会,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人身,新陈代谢,陈腐朽败者无时不在天然淘汰之途,与新鲜活泼者以空间之位置及时间之生命……”

  1915年9月15日,陈独秀在他租住的上海法租界环龙路老渔阳里,即今天的南昌路100弄2号,为自己主编的《青年杂志》撰写发刊词《敬告青年》。同年6月,陈独秀从日本回到上海,决定给中国的青年办本杂志。36岁的他,满腔热情地将国家的希望寄托在一代新青年身上。他在发刊词中列举“新青年的六大标准”,即“自主的而非奴隶的;进步的而非保守的;进取的而非退隐的;世界的而非锁国的;实利的而非虚文的;科学的而非想象的”。

  100多年后的今天,伫立在两层小楼前,重读这篇3000多字的《敬告青年》,仍有振聋发聩之感。先有新青年,才有新国家。“五四运动”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,其中《新青年》杂志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。谁能想到,在眼前这方有些逼仄的小院里,诞生了新文化运动的核心刊物。

  陈独秀、李大钊、瞿秋白、鲁迅、胡适、刘半农、钱玄同、周作人、沈尹默、茅盾、高一涵……这些当时中国最为杰出的知识分子皆以《新青年》为舞台,从而使《新青年》领袖群伦成为影响一代人的精神镜像。多少青年受此鼓舞,走向了革命的道路。

  青年才是国家未来的主人。《新青年》的创刊,是当时黑暗中的一束光。恽代英写给《新青年》的信颇具代表性:“我们素来的生活,是在混沌的里面,自从看了《新青年》就渐渐地醒悟过来,真是像在黑暗的地方见了曙光一样。”可以说,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,从来没有任何一本刊物的影响力可与《新青年》比较,它对于一代中国青年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。

  渔阳里的星星之火,给上海城市的历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如今,青年们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,聆听历史深处那热烈的憧憬、热情的冀望。“予所欲涕泣陈词者,惟属望于新鲜活泼之青年,有以自觉而奋斗耳!”独立、进取、开放、脚踏实地、富于理性的一代人,正在为了新时代的光荣和梦想,奋发前行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8年11月08日 04版)

[责任编辑:张雨哲 ]